她们的动作渐形狂乱,唇间发出的长啸,竟比青鸾的鸣叫还要高亢。粗瓷盏子落地摔得粉碎。薛北客的从人拔刀冲进了茅舍,对着老人虎视耽耽。薛北客摆摆手,起身就要离去。

来源:ulslf.com.cn 扬州晚报 2020-5-5

她们不是月中的仙子吗?

村人们惊恐地喊叫着四处仓惶奔逃。青鸾的鸣叫声几乎贯穿整个村落达成一道密集的搜索网一波一波将完全无法抵抗的村人抛向空中。

血雨越来越浓。

少女们冰冷的脸庞开始变得炽烈起来。她们身上的纹身经血雨侵染渐渐变得赤红宛如一道道饱吸鲜血的蛇紧紧缠绕在她们**的身体上。狞乱无遮。她们原始的**渐渐在浓冽的血腥气息中苏醒主宰她们的躯体。


“我也知道薛先生是大商家”老人长叹“可是薛先生也要照顾那些小商家经营不易一间铺子几代甚至十几代的传承都是先辈的心血就请薛先生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薛北客怒气更甚举杯喝茶默然不语。

“老朽以无用之身再请薛先生!”

薛北客终于失去了耐心猛地一扬眉抛去了手中的粗瓷盏子掀起衣袖露出那枚龙血翡翠的戒指与满臂的旧伤疤:“我年少的时候不过是个放马的孩子风雨来去也曾历尽艰辛直到现在这些疤痕都不能痊愈。而现在我单凭这枚戒指就可以买下半个白水我呕心沥血才有今天的成就以我的能力与地位又何须管那些庸庸碌碌生活的人?他们又焉能知道我的志向与抱负?”

河南胜华电缆集团有限公司 http://www.shenghua-group.cn